2007年9月21日 星期五

認親

蔣幹給曹操打電話
蔣幹:「操你嗎?我幹。」曹操:「我操,你誰啊?」
蔣幹:「我幹啊!」曹操:「我操,你到底是誰啊?」
蔣幹:「我幹啊,你操吧。」曹操:「他媽的,你到底是誰啊,我操!」
蔣幹:「我幹,我幹啊!」曹操:「我操!」
此時蔣幹得媽媽接過電話:「我幹他媽啊,你操吧?操你媽呢?」
--------------------------
  這個禮拜的課比扯鈴還扯,不是上幾分鐘就下課就是要出公差,我看也只有南部大學的教授能那麼的隨性了,扯雖扯但真希望能保持下去。

  中秋節的前一天,宿舍裡連個屁聲都沒有,因為另外五個Highㄎㄚ都已經回家了,我姊跟我說說上了大學最好別常回家,因為回家後就會不想再回宿舍,我也不想回家阿,自己迎新的音樂都還沒剪好還要幫其他組弄,回家沒電腦也不知道要怎麼搞,有種類似統測前的壓力。

  這隻是我的學伴叫做立奇,留著一頭帥氣的陳浩南髮型是游泳社的副社長,這個有為的青年中秋節要回去找一年級的書全給我,看來能省下一筆可觀的書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