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7日 星期六

我忘了睡覺

  在一片哀嚎聲後只剩下空虛,夜唱果然逃脫不了越唱越悶的窘境,早上六點多喝了一口剛出爐的米漿精神全來了,接著還有一堆雜活等著我們去做。
  
  到系辦感受第一次穿系服的快感,拿著對講機跟花蓮來的High咖High了起來,從看門到茶點必須通通包辦,設備組果然不是射假的,搬起重物果然「快!又有效!真的!」,這次研討會很成功,除了那張該死的桌子突然「腳軟」嚇死一群好漢以外,就再也沒有NG了。

-----------------------

小明發高燒送急診

護士幫小明吊點滴

小明突然醒來看著點滴一直笑





















因為小明「笑點低」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很蠢的笑話...

可樂 提到...

幹~我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