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8日 星期四

我想把自己拿去曬個太陽再收起來

  其實這種狀況並不少見,只是這次真的沒辦法在當作沒一回事,要不然爾後想起來真的會讓人整懶趴火。後悔這半年怎麼沒有養成寫日記的習慣,整天處於這種歇斯底里的狀態下,是種很讓人嚮往的回憶也說不定。我想知道一隻狗究竟是如何看待牠的尾巴,為什麼可以把它搖來搖去、舔它咬它又追它?


我們都有的心結,關於很難很難丟掉的自戀的情結,關於過去青春時期的眷戀,我想我們就是一個很多情的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