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8日 星期日


  打麻將,只要坐到鳥哥的下家逢賭必輸,雖然我昨天是做小莊上家但還是被摸爆,雖然後來上訴打到手氣稍微有點好轉,重點不在這那重點到底是什麼 ? 重點是我打牌打到1點多被叫去上班,我知道你們沒有我不行,但鑒於"能者多勞"這個看起來平凡無用的成語,我還是跟鳥哥借車飆去上班了,做完的員工餐已經變成豬肉滿福堡了呢,而我的車那就再說吧,它現在還停在隔壁修車行門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