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3日 星期六

我是說,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楊基寬:「延畢的同學或許不在現場,生平第一次,就當了躲起來的懦夫,那麼這一輩子,你還能期望懦夫的主人有什麼擔當呢!」

 屁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