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8日 星期二

Unfuckable

  我要回家鄉看鄉親父老,告訴他們高雄市區沒有災情請放心。回去跟些有著革命情感的酒肉朋友聚會,順便讓他們把我腳筋抽斷,最好是讓我沒有力氣回高雄,休學再把助學貸款的錢退回來。

  人生就是吃拉撒,這個暑假就在我禮拜五回高雄的時候正式結束,我已經準備好上只有12點以後才有課的日子了,並且買了保險讓我在這種日子裡不會暴斃身亡,來個收心操跟我一起做,嘿!



現在連國小的舞都商業化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