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30日 星期三

可愛的內務櫃


我始終記得這天是11月28號,
是個太陽大到跟冷風不成正比的日子,
內務櫃前主人叫廖景炫,
你只要知道他是跟我同梯的智障就好。

自從他這天被調回營部連,
我就接管了他的床位跟內務櫃,
一切是多麼的突然,
 

回想這幾天得兩個人共用一個內務櫃,
被當成過街老鼠的日子,真是慘不忍睹。


在馬祖受盡凌辱一個多禮拜後,我終於搶到了屬於自己的

內‧務‧櫃


有了內務櫃,就不怕站夜哨被督
有了內務櫃,就沒人敢叫你學弟
有了內務櫃,就等於在連上有了一席之地

考試都考一百分呢!

2011年11月27日 星期日

幹訓班

在台馬輪上一覺到天明,老天保佑我沒有吐,換算過來九級浪跟伏特加比起來遜色了不少,

一群菜鳥剛起床就在甲板上看海,看著輪船一步步靠岸,
想像自己跟電影中要去打仗的軍人一般,往陌生的島嶼前進。

我媽說他以前班上有個馬祖妞很正很漂亮,原來這也只是機率問題,
並不是向她說的每個女人都正成那樣。
而且這裡的人都說著怪異的語言,長官說那是閩北話,
下船的地點是南竿,聽完指揮官很沒創意的精神講話後,
在坐小遊艇到北竿,所以北竿貞的是外島的外島。

一開始會有七天的調適教育,
所謂調適教育,就是讓你在那邊適應當地的氣候,
認識當地人文、民情、跟當地志工媽媽聊天、打躲避球,
還有多繳一筆洗床單跟枕頭套的費用,
簡單來說,就像是把青蛙放在鍋子裡慢慢加熱這樣,
就是所謂調適教育。

然後我在幹訓班看完了整套的天龍八部,
你們就知道這七天有多精實。



恩,我本來要撥交的單位是步兵 第一連,
但撥交前夕有本部連的長官下來抓人,
可以想像成是軍中的選材這樣。
而我如此優秀,理所當然第一波就被選走了。
其實也沒這麼不人道,說到底還是我自願過去的。

本部連在馬祖最高峰-璧山,生活作息都跟指揮部的高官一起,
可想而知設備、伙食也會比較好,感覺就是個爽差,怎麼能不去?


2011年11月12日 星期六

台馬輪

在基隆轉運站待了幾個雨天,星期六終於要出航往馬祖,
偉昌嶺貼心的安排給我們一天的菜鳥會客日,
為了不造成家裡的負擔,我只有告知在台北工作的大姐,
沒想到她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上輩子大概有燒好香,才換得一個好姐姐。
雖然軍中不能跟拍照留念很可惜,
不然這張照片一定很有紀念價值。

會客結束後,一轉眼就要上船了,
帶著黃埔包跟偉昌嶺發的泡麵飲料餅乾
(除了泡麵上船前我全吃光了,然後要攪碎點比較好吐),
一群人就浩浩蕩蕩地帶著行李過海關。

聽說昨天八級浪,能吐得都吐了,今天九級浪,
我想還是聽從前輩的上船就睡吧!
但好奇心強烈的新兵們包括我在內,睡前還是在甲板上繞了繞,
搞到船出港開始晃才甘願睡覺。

這是我第一次搭這麼大的船,大雖大但幾乎沒有什麼個人空間,
睡覺的地方差不多只有一艘獨木舟的大小,想轉身都不行,
高度大概只有80cm,講難聽點就像棺材一樣。



2011年11月7日 星期一

金馬獎

在新訓期間一直有很多想法,但正在老化的腦袋,一放假就忘個一乾二淨,當然記在成功筆記本這種方式我也試過,效果並不顯著。

這六天是我在關西渡假村的結訓假,
結訓當天在營區做的最後一件事,
就是影響後面10個月的大抽。


我們這組38人,38支籤,一半是花東地區,
6隻外島,6隻海巡(眾人口中的爽兵),
剩下就是一些實戰單位,像是鳥哥抽到的第六軍團,
而我抽到北高指揮部(讓人誤以為是北高雄的營區,
但其實是馬祖-北竿的高登山,就是外島中的外島的一座山)


說實在我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但也就順其自然,
我想一生可能只有這一次會踏上馬祖這塊陌生的土地,
島休(在島上休假,不能出港)可能一個禮拜會有一天,
可能兩三個月或是過年才能回家一次。

在那裏應該會有很多很多時間,可以想想自己的將來,
可以用三個月的時間,來計畫15天連休的每一天甚至每一小時。
但可想而知,
當我想念本島上的一切人事物時,
只能望著海, 或是看著無光害的星空。

聽說那裏會熱到40度,
這不打緊,對我來說不要悶就好,
但冷會冷到下雪
認識的應該都知道,我超怕冷,
我想過去先要克服的就是這個冬天了。


而回憶新訓這一個月,其實扣掉懇親假也所剩無幾,
我們營區是所謂的度假村,但我覺得比較像夏令營,
班長就像我們的小隊輔,
連上有不太管人的連長、士官長、輔導長
還有非常情緒化的值星官(生氣會哭)
80年次很好相處的值星班長,
當然也有比較菜,連星兵都會欺負的菜鳥班長。



對我以及許多習慣在外獨自生活的人,
要適應這裡並不難,更何況這裡是度假村,
但如果你是不喜歡吃咖哩的人,想必會度日如年。